杂食动物。
坑多粮杂,自娱自乐。
不喜all。
端涯。

记得之前看过一个林方文,好像有这种杯子的类似描述…
具体我找找看。

2018.05.01.林敬言生贺

  鱼在锅里烧着,方锐玩着醋瓶子一边看着火候。 上一次出门散步消食的时候路过一家荣耀周边店,他清楚地记得,林敬言的目光在橱窗的唐三打上停留许久。 林敬言,流氓,唐三打。 这个搭配长达七年之久,最终被岁月磨成另一副模样。 这是每个职业选手都要经历的过程,也是每个老将必须要面对的现实。 等到自己退役那天,会是什么样呢……? 方锐想着,手一抖,西湖醋鱼又吃了不少醋。 看着颜色愈发诡异的鱼,他心里哀嚎了一声。好不容易轮到自己做饭,他撸起袖子跟林敬言表示要大显身手,做一道H市招牌菜,结果还是玩脱了。 等鱼烧好,已经很晚了。 林敬言摆好碗筷后又坐了好一会儿,终于按捺不住准备去厨房看看,至少味道闻着还不错。悄悄走到系着围裙的某人背后,探出头,不禁失笑。 这…… “什么素质!还带偷看的啊!”不满的声音响起,林敬言愣了下。 这句话有点耳熟。嘴角笑容扩大,顺着他说下去,“这叫偷看吗?” 还没等方锐出声反驳,他又补充道,“挺好的,闻着蛮香啊。” 林敬言永远具有三两句顺平小孩儿脾气的奇特魔力。 方锐撇撇嘴,把锅里的鱼盛到盘子里。“是,这鱼就是吃醋吃多了。” “吃谁的醋?”“还能是谁?方锐大大的魅力你是第一天知道吗?”“是是,方锐同学早就迷得我神魂颠倒。” 终于吃上饭,还没夹几筷子方锐又抬头,“对了,林敬言同志,生日打算怎么过?” “……呃,生日?”“你不会连自己生日都忘了吧大哥!”方锐翻了个白眼,工作狂这毛病肯定是从霸图带出来的。 “天生劳碌命,哪还记得生日?”林敬言无奈笑笑,夹了一块鱼肉,一点点把刺除净,放到方锐碗里,“没想怎么过,老大不小了。” “你少扯——!”方锐干脆连筷子都放下了,胳膊肘撑在桌子上托着下巴看对面的人。 这是一个男人最好的年纪。 褪去年轻人的火急火燎,又未至老气横秋,这个由青年到中年的过渡阶段让人着迷。他的眼睛像一片深海,又能隐约看到光,幽暗而微明,深静且清澈。 偶尔燃烧的火焰也不会过分灼热,就比如他嬉皮笑脸地缠上来索吻的时候,就比如…… 他看向那个唐三打的时候。 思绪兜兜转转又回到那去,方锐也打定了主意。 就是它了! 林敬言看对面人陷入老僧入定状,又突然像猴子烧了屁股一跳,不知道又想出什么鬼点子,当下笑着叹了一口气,赏他一个爆栗,“快吃,一会凉了。 ——五一不去加班了,可以吧?” “这么说,你还想加班?”回顶一句,方锐还是乖乖拿起筷子把碗里的鱼肉夹起塞进嘴里。 “嗯,还是不带刺的鱼肉讨喜。” “以后都可以不带刺。”对面的人笑容温和,比往日多了一丝宠溺。 五一一大早,方锐就出门去周边店取他早已预订好的唐三打,等到了之后发现橱窗里换上了另一个角色的玩偶,当下生出几分火气。 “老板,这怎么回事?”“呃不好意思不好意思,忘了跟售货员说,他可能给卖了——” 初夏的清晨还有点冷,方锐裹紧薄薄一层外套。看着焦急给买主打电话的店主和连声道歉的店员,他突然感觉有点荒谬。 还真是……造化弄人。 他刚想摆手说算了,一辆SUV驶过来,车窗摇下,露出年轻女人的脸。 “…程思嫣?”“你是…欸!方……”程思嫣打量着身材瘦削,带着墨镜的男人,到底也是呼啸多年以来的随队记者,三两秒就认出眼前是何许人也。 “嘘,别说啊!”方锐连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,问到“是你买了唐三打玩偶?” “嗯,很怀念…林队时代的呼啸呢。”程思嫣有点不好意思地点点头,“听他们说之前你订好了?那直接送给你吧,白认识这么多年。”说罢就把玩偶取出,送到他怀里。 还未出声言谢,就看她又凑近,神秘兮兮地问“你现在,还跟林队有联系吗?” 听她问出全网人民的心声,方锐笑笑,平静地答道,“是,我们在一起了。” 男人迎晨光而立,笑得像七八年前那个少年。他挥挥手,转身往回走,大声喊道“独家秘辛,就当是谢礼啦——” 林敬言在屋里踱步,有点焦急。方锐这小子,出门连手机都不记得带。脑中刚掠过第n种猜测,熟悉的敲门声响起。 打开门,迎面的是一个等身高的唐三打玩偶,低低的声音响起。 “嘿老林。 “好久不见。” 谨献给那个时代的林敬言。 下一个十年,我还会在。

→→→王叶厨看这里←←←

各位道友看过来!

王叶脑洞集中营:

这里是脑洞君~


欢迎唯一CP · 王叶 · 相关脑洞投稿~请私信


整理发布后可在评论中认领~


然后就可以做菜炖肉啦~